華嚴海會

華嚴海會

2009年2月19日 星期四

【真劍幽元】轉載-劍仙揭密

 胡海牙先生 口述  晏龍清 武國忠 整理

  劍仙之術,先師陳攖甯先生在《口訣鉤玄錄》中曾這樣說過:“ 劍術,也是極端秘密之一種。上等的名為劍仙,次等的叫做劍客。他們的戒律,不許管國家大事。現在常聽人說,彼等為何不替國家出力?這都是門外話,決不可拿看小說的眼光去猜想。究竟他們費二十年光陰,犧牲一切,專煉此術,作什麼用處呢?因為中國自古以來,就有這一派,乃地仙門中之旁支。他們修煉,是要跑到懸崖絕壑,採取靈藥,服食辟穀,吐納呼吸,翕受日精月華。

各種工夫與金丹法門隱居城市修煉者不同。假使在深山中,遇到毒蛇猛獸,肉體無力抵抗之時,就用劍氣去降伏。待到二三百年以後,道成屍解,肉體既不要保存,劍術遂歸之無用。他們若有不甘於小成者,半途上再求進一步的工夫,參透造化陰陽之消息,拿出旋乾轉坤之手段,將後天金氣,變而為先天金氣,於是又走向金丹大道正路上來了。這種人性情甚為固執而冷僻,若是你的資格不合於他的條件,無論如何,他決不肯相傳。”並且,陳櫻甯先生在《揚善半月刊》和《仙道月報》上曾經多次談及劍仙術不可輕傳的理由。現在看到將劍仙之術公開傳授者,我頗覺不妥。因為這種學問假的內容太多,即便是真的,在現在也沒有什麼用處了。

  我從十九歲開始學道,遍遊名山寺觀,尋訪高真大隱,雖然學了不少的修煉法門,但都不盡意。直到得遇先師陳攖甯夫子後,方才知仙道修煉之真諦。

  1945年日寇投降後,我回杭州定居並開設慈海醫室應診,閒暇之餘,在杭州鉤山樵舍,跟隨內家拳名家黃元秀先生學習武當對劍。據傳,此套劍法是黃元秀先生的老師、武林名宿李景林先生所創。因為黃元秀老師接李景林當過代理督軍,因而,此劍方才傳到黃手中。武當劍有單練對練兩套,我跟黃老師只學了對劍,沒學單練。中華武術中,原有三才劍,山東督軍李景林將其改為三合劍。李後來不滿意,遂請來多位劍術名家實踐演練,從中總結提煉出十三個動作,以兩人對打對練為基礎,進一步發展為無招式對打始才滿意,名之曰武當對劍。其修煉方法本“天人合一”的思維,練就“身劍合一”的劍術,風格瀟灑飄逸,變化多端,練至最高境界——身劍相合。

李景林先生題詞贊曰:“煉劍之要,身如游龍,切忌停滯,習之日久,身與劍合,劍與神合,於無劍處處處皆劍,能知此義,則近道矣”。太極拳名家楊澄甫先生贊曰:“劍氣如虹,劍行如龍。劍神合一,妙用無窮。”由於我習武多年,在兵器中尤喜劍術,對此套劍法更視如珍寶,日夜勤練不輟,故黃元秀先生對我印象比較好,便決定傳授我一種神妙莫測的“劍仙術”。

據說,此術練成後,旁人只見白光一道,百步刺人,若探囊取物。此種工夫皆是三四十年代上海著名的武俠小說家還珠樓主的《蜀山劍俠傳》中的主角使的功夫,我知道那些都是向壁虛構。但黃元秀先生卻如此推重,我非常懷疑。但為了一探究竟,也沒有說什麼。

  不久後的一天,黃元秀先生特意挑選了一個黃道吉日,在他家中的佛堂裏為我舉行了一個莊重的拜師儀式。先給神像上香磕頭,然後再行拜師大禮,黃先生便開始教我練功方法。即用一隻手捏住一把二寸長的小竹劍,另一隻手則掐起劍訣,指著竹劍,口誦咒語,念念有辭。每日須煉半個時辰,煉完後把竹劍泡在涼水杯裏,看其周圍水泡的多寡,來判定功修的進展如何。不煉時,要將那柄竹劍恭恭敬敬地供奉在佛堂裏面。

拜師完畢後,我問黃先生:“您學成了沒有?”他答:我那來時間煉呢。我心裏暗想,這麼好的東西為何不煉呢。我這才確確實實地知道黃先生受騙了。不是劍仙,而是“騙仙”。因為黃元秀先生是篤誠君子,待人以誠為本,對自己的老師非常崇信,所以老師傳授給他的東西他沒有用科學的眼光去分析,就全盤接受,而在傳授他人的時候亦按師授而傳,故未必能探知其中奧妙。雖然我對黃元秀老師所傳的劍仙術並不推崇,但對黃元秀老師的人格一毫也未輕視。民國年間以此術騙人的江湖術士為數不少。

  1957年,我跟陳攖甯老師赴京工作,在與黃元秀先生作別時,他贈我一本《武當劍法大要》,一把二寸長的銀劍(此劍精巧別致,劍身篆刻有八卦圖案,至今仍保留在家中),和一張黃元秀先生在民國時作督軍的戎裝照片,黃先生身穿上將軍服,頭戴督軍帽,兩手在身前按著指揮刀,威風凜凜,很是神氣。惜此照片在文革期間丟失了。另外還有一張合影照,都是二十世紀二三十年代的武林名宿。其中有楊氏太極拳名家楊澄甫,武當劍名家李景林,萬籟聲的老師、自然門大家杜心武及劉百川等當時的武術名流。黃元秀先生告訴我,他的劍仙術不是跟李景林先生學的,李景林先生曾得到從故宮流傳出來的雍正時劍俠所用的小劍十三具,但是不懂他們的具體煉法(見《式當劍法人要》)。

黃元秀先生的劍仙術得於照片中的另一位老師,他的姓名我現在已想不起來了。此人在當時的上海名氣很大,據說不僅懂得劍仙術,而且還會點金術和搬運術。有一次,黃元秀先生同他一起在上海國際飯店吃飯,這位老師為黃元秀先生表演了一個小搬運法。他讓黃先生把手錶摘下來交給他,他拿起表順手就扔到窗外的樓下去了,手錶卻被一個拉黃包車的車夫撿走了。黃先生眼睜睜看著自己的手錶被人撿走,不禁疑惑的問這位老師:“你怎樣才能把這塊手錶拿回來呢?”這位老師微笑著對他說:“你摸摸自己的口袋,看看有什麼東西?”黃先生順手一摸,手錶居然在自己的口袋裏!從此,黃先生對這位老師佩服的五體投地,並追隨這位老師學習劍仙術。隨後我把這件事向陳攖甯先生說了。陳老師便為我講述了發生在這個“劍仙”老師身上的另一件事。

  陳老師在上海有一個女學生叫薄冰如,知道這個“劍仙”老師會煉金術,就同他父親一道拜師學煉金術。到這個“劍仙”老師家一看,他家很有錢,房子裝修的富麗堂皇,屋裏放著許多裝貴重物品的皮箱。“劍仙”老師說,他家的錢都來自於煉金術。接著,他讓想學煉金術的學生都出金子做本金,讓他上山煉金,並說誰出的金子多,最後分的金子就多,誰出的金子少,分的也就少。金子收齊後,由薄冰如和他父親帶著金子陪“劍仙”老師上山煉金,剛走到半山腰,陡然出來一夥劫道的綁匪,把煉金用的金子全都搶走了,把這位“劍仙”老師也給綁走了,從此杳無音信。最終煉金的事也就不了了之了。薄冰如把這件事告訴了陳老師,陳老師說你們碰到了一個大江湖。

  後來我在北京白雲觀,把我煉劍的事告訴了幾位道友。最後這件事傳到黃元秀先生那裏去了,他特意寫信來叮囑我,劍仙術只可潛修秘煉,千萬不可輕易示人云云。

  其實我的仙學老師陳攖甯先生在昔年訪道時曾得到劍仙法門的真決。民國時期著名的劍客梁海濱(又名懶禪)先生在1934年有一次和陳老師同乘火車時談起劍仙的功夫,老師寫出劍仙初步的口訣給他看。梁先生看完後大為吃驚,認為比自己的東西高,遂要求抄錄下來,陳老師當時沒有答應,用火把它燒了。先師早年傳此訣於我謂:劍仙口訣,共分九步,三步內煉法,六步外煉法,內煉法包括采氣訣、煉氣訣、養氣訣三步。外煉法主要是講擇地、築室、運氣、禦劍等法訣。修煉過程艱難複雜,尤對地形的要求非常嚴格,須到深山老林人跡罕至之處,尋覓藏風閉氣之洞穴,砌起幾重高牆,以防野獸侵犯;還要有一至兩名好的外護,以保證日常的生活供給及安全。在裏面閉關訓練劍氣,日采太陽之光輝和山中的輕靈之氣,夜采月亮之精華,久久行功,才可望有成。如稍有不慎,則前功盡棄,功敗垂成。在此,吾將老師當年所傳之劍仙初步內煉口訣,加以改編整理,公諸於世,以饗讀者。

  (—)
  五更星未滅,緩步出山門。昂頭向東立,解帶寬衣襟。
  鼻吸一口氣,直入丹田中,周身用神力,吐出疾如風。
  先似一支箭,後如一條線,既要冷於冰,又要白如鏈。
  氣出須緊急,不可松與緩,兩眼定精光,萬事都不管。
  神氣扭成團,倏忽乾坤寒,山林陰寂寂,閃電出眉瑞。
  煉士莫驚恐,氣堅神不動,就此起殺機,一意頻吞送。
  日出陽光生,停功歸靜室,舒體任逍遙,一段工夫畢。

  (二)
  每月十五六,仰臥面對月,將吾靈劍魂,上與月魄接。
  若問如何接,先把眼光攝,定睛觀月華,寒光散霜雪。
  初覺大如盆,續覺小如碟,先看四面須,再看須複減。
  遠看在天邊,近看在眉睫,猛然神一收,頓覺天地窄。
  神氣偶恍惚,胸中如物迫,冷逼人難當,脫然沖口出。
  直向月宮飛,死力吞回腹,勿使久遲延,恐怕魄散失。
  急急回暖房,溫和運氣血,以上二段功,劍仙根本訣。
  切忌犯淫欲,氣沖五臟裂,此為內煉法。男女同一轍。
  還有外煉功,變化不可測,自古戒妄傳,尋師親口說。

  陳老師不以此術教人,認為窮一生之精力研習此術,亦不易煉成,故應以弘揚仙學養生長壽為己任。余以為,在科學如此昌明的時代,現在報刊上居然還有人想借此“劍仙術”騙人,真可謂滑天下之大稽。在此,吾殷切希望讀了我的這些經歷的仙學愛好者,還是靜下心來,踏踏實實的用工夫,不要好高騖遠,徒費精力。要把心思放在仙學養生上,求得一個健康的身體和成功的事業,造福於全人類。

「該帖子被 化乙散人 在 2004-8-6 11:14:14 編輯過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