華嚴海會

華嚴海會

2008年12月12日 星期五

12-4 之四

謝懷宇、謝懷昭/著



回目錄


12-4 之四



    李老師:



    您好!心中感激不知從何說起,總之大恩不言謝,百忙之中,仍能為我詳盡解釋,為人師表,功能隆深。



    上次言身弱氣短,去信後已有所覺察可能為勞神太過,皆同我平日喜好下棋,各種棋無不鑽研,又常推算周易河洛理數,近來才放棄,專精修煉。不過仍有一事欲請教,即地理一事,若懷救人之心為人作選擇葬事,于功修是否有障礙?如有,即刻放棄。



    信中最大收穫莫過於明瞭以心觀心一事,觀自在菩薩,以其不觀而觀,這才是行深般若波羅密多,故可照見五蘊皆空,故可度一切苦厄。誠然!誠然!唯然!唯然!吾不知君多矣!



    其中尚有“無孔笛”一說,吾又憶及西派趙千峰之降龍法訣,亦有“無孔笛顛倒兩頭吹”之訣,各丹經均言“真鉛”產時,有精撞陽關之說,然後以法收之,再循督脈,任脈而行,有“子午卯酉之訣,今君言此真鉛沿黃道而行,故存疑,此內景縱然不是虛極靜篤下產生,亦是在較松靜的情況產生,千萬千萬請君為我辨別,今再詳言近來之景:坐,久之(其實不久),外間雖大聲擾嚷,而我聽而不聞,內則念起念滅,然後出現在下腹有氣(或意?)上升至腦,從任脈後(確確實實),視之不見,只能感覺,到達腦亦不知消失何處,此時,即使有念起亦自動滅卻,得一時頭腦空明,近來“無孔笛”(姑且稱之)感覺又更清楚,應該是起於“海底”,離會陰再上一些,到達頭中約印堂水準上下(不會相差多少)。此炁(暫稱之)生時,不可遏止,其上達至腦,如遇吸氣時更清晰,呼氣時稍不清晰(按:丹經雲吸則有意,呼則無心)。



以上情況請君千萬為我剖析,如為真鉛,則應為小藥產生,何以沒有諸仙言之百日築基,再精化炁,亦不見元精產生,如功法正確,則文始派之功理,以致虛守靜為要,至人我天地俱忘之際,精自化氣,氣自化神,較之東南西北中五派功法已高,理論上行得通,實踐上亦行得通,則可繞過諸多有為法,不知我而今可行得否?又見《紫清指玄集》《鐘呂傳道集》等書均音,上品丹法以身心為鋁汞,定慧為水火,則此法何種人需何條件方可修行?我合適否?在下謹聽法音。



    還是說目前功修吧!而今,晚上越坐越欲坐,有時恐影響明天工作才睡去,近來又有一事,坐久之後,四肢有實沉凝重之感,下腹空虛較以前寬闊,多數情況下只存手足頭及呼吸,其系覺其虛無,外間聲響亦不擾矣。(呼吸綿綿出入息皆少)唯於散功後,感覺似抽絲剝繭般,似熟睡醒來般,眼睛需徐徐睜開方可,手足需徐徐行導意識,方可緩緩活動,再加按摩方能活動,沒有以前頭腦清醒,文思泉湧之感,欲睡則睡,不然又可再進入功態(坐功),又於睡前作意守丹田或念咒之類,久之(其實不知幾時)即睡去,今請教君,四肢沉實是元陽攻濁陰(依君所言)還是不得法?另近來沒有氣功之景,另有一些殊勝,不過去道甚遠,不說也罷,如來曰:“善根發苗是也。”



    另外請教一引起事,昔年陳攖甯會長尊言有劍仙一派梁海濱者為其傳人,請問尊師懷宇、懷昭與其交情如何?劍仙一派功法功理如何?據君所言五行重手法另有奧妙,吾今亦欲習之,可乎?



    此致 



    ××君 



    ××兄:



    您好!首先恭賀您功修大進。由您信中所述您已經達到真鉛煉己之層次,以後興工,將逐漸合于無為而為,自然而然之道妙,現分層剖析如下,供君參者。



    各丹經,尤其伍柳均言“真鉛”產時,有精撞陽關,再循督任而行。須知此所生之炁,多系後天之氣,先天少,因為修煉之法系有為,後天偽火參雜其中,神氣未曾合一。一般丹經均以外陽動為藥生之時,然後用吸、提、撮、閉等有為法訣收回此精,但依丹道理法而言,精撞陽關乃腎水下行,心火上炎使然,歸根究底,心腎二氣仍未交合,水火仍未既濟,神氣未能合一,仍究是後天之氣,後天之精,仍究是後天神氣上摸索下功夫而已。若真正做到神氣合一,水火既濟,心火薰蒸腎水,又何來精撞陽關呢?以上諸法多系對中老年說法,以培補後天虧損而言。



或問:陽氣不撞陽關,則行於何處。答曰:若中老年人,後天較多,習氣較重者,必循督任而行小周天,直至煉得先天較足時,方沿黃道而行。若青少年,先天較足,積習甚少,根基深厚者,且所行之法純系致虛守靜、清靜自然之法,那麼陽炁必從虛危穴循黃道上沖至腦,此時先天之氣仍有後天成份,但仍可稱之為“真鉛”。設若黃道果通者,必任督亦相機而開,如說黃道通,而周天任督不通,決無可能,且恐有後患。另外:黃道大周天決無速成開通之理。



    行者以前持心煉己,多系後天有為之法,識神用事,用損止、導忘諸法去掉雜念如逆水行舟,事多功少,(因念頭本多,又加上一個去念之念頭,越添越亂,心本煩亂,又加一個修道之心,越添越煩)。而行者修煉至此,真鉛產生,此真鉛自然如水滅火般去制汞煉已,行者無需用止,忘諸法,自然能念頭不起,真性顯現,心中一片空靈寧靜。正如朱熹先生所雲:“昨夜江水春水生,艟艨巨艦一毛輕,向來枉費推移力,此日中流自在行。”



    行者以前,靜坐修煉,多不耐久,且心生煩燥,欲想久做,欲生燥火,欲不能坐,身體且感不適。今行者修煉至此,欲坐欲想坐,心神嚮往清靜,且久坐之中,亦能保持中正自然,不生燥火,息亦不調自調,初步體證自然無為,致虛靜極的大道玄旨奧義。



    沿督任而行乃小周天,乃後天有為修煉之結果,乃丹道漸進之法,所生之陽氣,後天居多,必用“子午卯酉”之訣,反復運轉鍛煉,方能產生先天真一之氣,再沿黃道而行,此法多適於中老年人,身虛體弱者或根基淺薄者。



    沿黃道而行乃大周天,乃頓悟之法,乃以致虛守靜,無為而為修煉之結果,所生之氣,先天居多,故歷代丹道大家對此多密而不宣,如《參同契》曰:“黃中漸通理,潤澤達肌膚。”《悟真篇》曰:“先把乾坤為鼎器,次摶烏兔藥來烹。既驅二物歸黃道,爭得金丹不解生。”《敲爻歌》謂:“玉爐之中文火爍,十二時中唯守一,此時黃道會陰陽,爭得金丹不解生。”



    或許君要問餘,吾為何說您已真鉛產生呢?此有一例證,經雲:身不動、虎嘯、虎嘯者、精固、精陽自生、渾若天成,無關造作。此陽者,乃真鉛。湯君在信中已言,現欲坐欲想坐,且能身體不動,沉重凝實,此不正是精固之景嗎?以後靜坐,君應順其自然,能坐多久即坐多久,不可隨意中斷,此其一,第二在日常生活中更要時刻保持心中空靈平靜,晶瑩潔清,清涼寧靜;第三,自然收功後,需行退火之法,不可馬上下坐行走,宜等待良久,至陽炁散漫周身,歸於平常後,再下功行走。



    此致



    李守一草



    注:今時氣功界謂中黃有速通之法,快于任督小周天,故此編造出一些有為法子,千奇百怪,在身內玩各種花樣,其實彼此謂之“中黃”比之丹道任督小周天尚且遠遠不如,凡功夫進一上層,其法愈簡,所謂中黃直透完全在於虛靜無為之功,如此,所以先天居多,才有望直透中黃。若系有為法子,必非直透中黃,而是中脈,此有天壤之別,學者不可不辯,因為任督小周天系丹道之命功,夾有後天之功法,故所得炁,亦後天居多,故炁行任督,而大周天黃道純系無為之法,以致虛靜極為要,待形、識、念、覺四者皆靜後,至寂無所寂之際,身心意三家相見混然為一,如是中黃直透矣!舍此法以外,決無它法可行,慎之!慎之!



或問:“大周天功夫怎樣修煉,先生可傳授否。”答曰:“太和玄功中已揭示無餘,若能形、識、念三者俱靜,可謂小周天功夫,可得小周天之效;若形、識、念、覺四者俱靜,渾化良久,混淪為一,可謂大周天中黃直透功夫,君悟否。”如形識念覺四者尚缺其一未靜,所得大周天必假,恐有後患,必再加大靜可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