華嚴海會

華嚴海會

2008年12月12日 星期五

12-1 之一

謝懷宇、謝懷昭/著



回目錄


    第十二章 修真日記 



    按:此處所輯,原系余與師弟間,有關修煉的來往信函。在修煉上,當具有普遍之現實意義,在古代,修煉個人體悟,內景,以及煉功日記,嚴禁公開。因為,涉及到做功夫之細節與秘密。今為渡人起見,亦為師弟廣積福德,經師准允,本著善與人同,略事整理,公佈與眾,切盼廣大同好,萬勿疏忽而過,務必結合自我實際,詳細玩味可也。庶幾,必有助益,此固餘之所願!



    後學李守一謹識



    注:此處所選,系前後連貫之七封來往信函,遂分列七節如下,因未經余師弟同意,故隱其名,盼諸同好諒解。 



12-1 之一 



    李兄:

    您好,覆信詳閱,甚欣甚慰。



    曾幾何時,神州大地,功法層出不窮,致修煉者如牛毛,然其間正法,百中無一,擾擾嚷嚷者,皆倡乎怪力亂神;與道合真者,杳然難求。十年前,有普濟居土(千峰老人之徒)之丹道文章(應為南派丹法)見世,惜乎索其人而不得,幸見老師寶文《鼎爐淺析》等文,故知修煉者,必金丹大法也(似為北派丹法)。



吾尚見同事數十人,煉氣功如癡,吾或勸之,或笑之,或示之正理,曰:“汝等所修,去道遠矣,苦思冥想,手舞足蹈,須臾之間,便謂結丹,累日即可證道,良可笑也。”然彼輩反來笑我,詰我。於此時也,遂覺己身道行淺薄,不足以教化他人,亦尚舉《鼎爐》一文,示諸同事,曰:“此文甚珍,此說甚真,此法甚正,汝宜細玩之,必有所獲。”彼等皆忽忽而過,了無所悟,噓唉之餘,歎乎無緣之人,居寶山而貧寒,見金為石,視珍珠如魚目,不可勉強也。吾輩修行有長春真人之三分,證道同之。老師道德濃厚,又喜聞欲出山度人,真後學之大福固緣也。蓋生為人者,一難也;生於神州者,二難也;生於太平盛世者,三難也;得遇正法者,四難也,有緣合數,莫非天意。愚認為:傳法度人,合乎天心,正其時也,庚辰出山甚好,若傳大道,宜乎甲申後,傳道二十載,功德完滿,曰飛龍在天,不知師者意下如何?若出山,萬望告知。



    李兄信中曾言:神氣分離,先天氣即化後天氣或精。我多次起坐煉功後,不一會即覺外陽欲動,強行化解,不一會,即覺頭腦清醒,文思泉湧,難以制止,約一個多時辰,方覺疲倦而入睡,如此似消耗陽氣,請問李兄,此時該如何是好?亦曾多次在睡中忽然驚覺(實際為覺而不醒,此時可醒可不醒),覺體內氣在任督間流轉甚速,不可意念遏止,我總怕出偏差而將神智引向清醒,醒後見並無異樣,不知是何緣故?請問李兄,以後出現,該如何處理?吾亦閱及多種內丹經,均無此說,故特請教。另外,常在寅時,忽然驚醒,發現外陽挺舉,即用提攝法將其降伏(南派丹法言此陽氣亦可收),依李兄之意,我如此伏虎,是否有錯?望乞指教,我為單修者,周圍並無良師,萬望李兄指點。



    後學:××君



    (1999.7.12)已卯:孟秋,丁未



    ××道友:



    您好,從信可知您正處於後天與先天之間,正在丹道門檻外苦作徘徊,若無人點破此層火候真機,再苦練數十年,亦只能在此地打轉達。若稍加點拔且您又能勤修苦煉,不出乎三月,即能渡過此層,跨入丹道門徑,進入先天妙境。現說以下幾點,望您透徹明悟,則進入先天不難,否則終是作繭自縛,劃地為牢,難寸進也。



    一、須知後天神氣才有區分,故須以意領氣,而先天神氣本一,不可區分,故曰先天。故真陽發動,則如同活物,能自行運轉,何以如此?因其炁機有神作主也,正如您信中所述:“亦曾多次在睡中驚覺,覺體內氣機在任督間流轉,不可意念遏止。”因何有此內景,皆因您在睡中,後天識神全退,渾渾穆穆,六神無主,正合先天之旨,神氣合一,故能自轉。此也體現了道之無為而為,無為施功也。雖有一覺,但神意多在此氣機之中,故您不可用意遏止此炁機,待您引導神智進入清醒,使神意從炁機中分離而出,則完全清醒,識神用事,先天墜入後天,不可得矣。



此一念之差,謬之千里也,如縱有氣機運轉,亦是後天之氣,因此您此時當用“神氣合一,勿忘勿助,功無間斷,一線到底”之法訣,真炁運轉時,您有一覺,此曰時至神知,真意自在其中,故曰勿忘勿助,當用此一覺自然了照運轉之炁機,方有定心之術,如無覺,則非勿忘(按:有覺無覺,在於行者平日伏心煉性之功如何,以及靜定功夫如何,在諸多功友來信中,知有很多功友,在陽炁發動時,因未有此一覺,故多造成睡中若無夢,但亦遺精之弊,煉功者陽炁較充足,加之睡中,渾渾穆穆,尤易發動陽炁,若清靜功夫深厚,自然時至神知,而陽炁,終歸我有,若神昏沉無覺,自然陽氣無心氣交融薰蒸,自然往下而流,造成漏失)。



如無覺,則非勿忘,乃至其自然而非順其自然,您又不可用意,使自我識神用事,若心意一動,或形體一動,皆失先天之機,落入後天下乘,而非勿助,待他自行運轉,火候滿足後,歸入寂靜虛無時,自然沐浴還虛,可曰退陰符,然後遂入混沌大睡而去可也,此即功無間斷,一線到底。



    二、您產生上述內景,仍算是煉己功夫未純,靜定工夫未深也,故此您此一覺多昏沉之意,少清明氣象,故您下意識的怕出偏,這是氣致而神未全也。



    三、人生先天,一念未生,神氣抱成一團,先天元精氤氳尚未成形,散佈於五臟六腑,當一念一生一動或被外物所觸,神氣即分,凡火立生,使先天元精化作後天,加之心火上炎,不蒸腎水,此後天遂下流,使外陽勃舉。您自述功中陽舉正是此種情形,此乃靜定工夫未深使然。須知靜能生炁,靜能養炁。如行者煉己未純,有絲許雜念或昏沉,那麼所生陽炁遂衝撞心府,心火不能薰蒸腎水,那麼腎水下流使外陽勃舉,無形陽炁已化成有形之象,如您強行此解,意念更是大動,凡火更旺,神氣分離愈快,縱有所得,亦屬後天之炁,正如您自述,感覺頭腦清醒,文思泉湧,難以制止(此乃後天氣所致),過後,即覺疲倦,如此反復,何時是了。如此行功,養成習慣,勢必使行者作繭自縛,劃地為牢,煉己功夫永難進步,靜定功夫定難上升,永難邁入丹道門徑,您之情形,正是如此。



    四、人之生氣,每日皆按時發生,用以維護人之生命存在,但一般人欲念紛紛,迷於外物,不得清靜,故不能體察此機,遂使此先天造化轉為後天之機,被外物所盜。唯我仙家行“神氣合一,清虛守中”之法,故能體察此機,且不使其落入後天,並不斷用法積累利用之,最終改造昇華吾之生理結構。吾人每日子時,一陽初生,陽炁自尾閭起,丑時二陽來臨,沖入命門寅時三陽開泰,沖入內腎,繼而進入陽關,此時不老不嫩,采藥正當其時,故此即使平常人也多在此時醒來一次,或使身中僅剩的一點元陽,於斯發動,不知採取,遂化作後天,發散空中之故也。



若到外陽勃舉或微動,無形化為有形,內動轉為外動,其陽已老,生中有殺,何可入藥哉;若您勤勉,當在寅初起床,吹噓叩齒撞天鐘完畢,存想下丹田,行心息相依之法,默默含情,神氣合一,清虛守中,人我俱忘,自然我之陽氣自歸身內。待功夫純熟,火候滿足,即使不行功夫,就在睡眠之中,待寅時陽生,也有一覺,能知有氣機如同活物,而陽關似有機關,此氣機沖至陽關,自然乖乖倒轉回來,外陽不但不會勃舉,且似略有收縮之意,但不見其外形有何動作,或氣至而自行周天等等,其陽炁內動絕不會轉為外動有形可見也。



    五、既雲外陽勃動,不可採取,為何有採取之說呢?



①針對中老年人病弱之體說法言,此可以回陽化欲,培補後天,溫養腸胃;

②對中老年已漏之體,下元漏失,已成熟路,故必須用法另辟路徑,待鍛煉純熟,再行不采之采,



但需注意的是,



①此氣非藥,非結丹之藥;

②此氣可采,不可煉,若拼命死煉,後天火加此後天之精,混作一團,擾亂身心,其害更甚遺精;

③此法非真正之先天丹道功法,勉強說乃築基有為命功,適於中年老人,若以為僅憑此法可煉成不漏之身則大錯,今時有些做功夫者,學問不精深,似僅憑此法,修成了不漏之身,之後以為乃此功之作用,不知靜定功夫實際上在起著關鍵作用,故以盲引盲,造成今時功界某些內丹功法等,實際上,又是什麼真正先天大道呢?



    六、您已經渡過有為採取階段,火候已足,當行不采之采。如果功中陽舉,只可行心息相依,神氣合一之法,守靜致虛可也,外陽將會自動收縮回來,如您習慣一時難以改變,那就逐漸放棄伏虎之法吧,或在陽舉時,默守天心(夾脊,因此乃無欲之所,故曰天心,又因其處於心之後,故有退藏洗心,水火既濟之效)行清靜之功亦可。此致



    李守一草



    按:中老年功友讀上面內容後,又切勿偏廢後天有為之功,當然亦不可執著其間,具體掌握法度,關鍵在“中和”二字,當然,最好有人指點為妙,凡有為命功,雖見效速,但無師指點,恐易出偏,慎之,慎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