華嚴海會

華嚴海會

2009年1月2日 星期五

【追尋成就與超脫】系列-序章:談真理與文字

閺仙/撰文






「真理」的定義是什麼?



  「真理」指的是宇宙中亙古不變的法則,它具有「絶對」與「恆定」(也就是永遠不變)的屬性,我們通常稱之為「形而上的第一義」,也就是東方無上的哲理-「道」。



  在絶對狀態下的「道」化生了相對的世界,而一切「文字語言」、或「邏輯概念」都是二元相對的;如果想要從相對的領域回歸到絶對的狀態,就必須克服「非此即彼」的觀念。



  如果我們要運用文字來解釋真理,那麼這將會面臨嚴重的表達侷限,為什麼呢?因為會容易陷入「非此即彼」的漩渦,但是卻又沒有替代的辦法(如果用影片闡述真理呢?),因此我們首先需要了解的是:



  文字的屬性是「相對」的,真理的屬性卻是「絕對」的;因此文字意義沒有辦法和真理劃上等號。




文字扮演什麼樣的角色?



  文字可以扮演「指標」的功能,就像地圖一樣,可以指引方向;但是光「知道」並不等於「到達」,只有行動才可以達成目的地。如果僅僅只是在指標上爭論對或錯那就毫無意義了,反而喪失了地圖原本該有的功能。



  上述簡單的例子,只是說明我們不要拘泥在字面上意義,而是要去了解這些字義背後所要呈現的道理。所有絕對屬性的名詞或定義,不過是一種代表性的「符號」,符號本身並沒有意義,我們應該探討的是符號和真理的關連。




文字的根本是什麼?



  「文字」是「語言」的具體表現,「語言」是「感受」的具體表現,「感受」是「知覺」的具體表現,「知覺」是「靈魂」狀態的具體表現,「靈魂」是「真理」的具體表現。



  這兒所談的靈魂,我們就以佛法中「阿賴耶識」作為代表好了。



  靈魂由真理而化生,經過運作而引發肉體的知覺,再由意識的分別(或區別)而形成了情緒和感受;並且用動作、聲音來表達情感,聲音經過具體化之後便形成了語言;語言經過了紀錄便成為了視覺型態的文字。




文字要怎麼傳達真理



  文字的訊息經由視覺的接收,而轉換為聽覺型態的語言,並藉著聲音的波動和大腦的解讀而發生了情緒或感受,再經由感受而領悟和覺知,因此,如果我們去探究覺知的來源,便可以找到靈魂,而在追尋靈魂緣起的過程中,即發現了真理。




傳達真理會有什麼樣的阻礙?



  感受作為「判斷」、或「行動」的準則,是通達真理的最大阻礙。



  那麼如果我們不輕易的被感受所左右,而如實的保持客觀知覺,是不是就比較接近真理呢?答案這依然是探求真理的障礙。為什麼?原因就在於-錯認我們的「意識覺知」為我們靈魂的主宰。




感受是怎麼形成的?



  這分為兩種情況:

  第一、 由靈魂的作用來產生,例如直覺、靈感,或第六感等等。

  第二、 由意識的作用而發生,例如情緒、心情等等。




真理能不能被觀察?



  這是人類先天的障礙。當我們扮演觀察者的角色的時候,情況便產生了「觀察主體」(也就是自己本身)以及「所觀客體」(也就是被觀察的對像)的相對狀態,觀察者已經成為了相對屬性之下的產物,因此所觀客體沒有辦法代表真理。



  那麼古代的智者又怎麼能夠洞澈真理呢?原因在於除了對所觀客體的洞悉之外,智者也觀察這個「能夠觀察」的功能-這就是心智、靈魂的自覺啊。



  了解「觀察」本身的侷限,選擇放下觀察的動作,讓眼前的一切本然呈現,使得主體和客體的二元對立融為一體-「能所雙泯」,進入了「絕對」的境界狀態,真理因此便顯發了。



  當我們用開放的心胸來閱讀,對於內容不去做主觀的分別(即不做是非判斷,腦袋放空),如此便可以「用心閱讀」;當遇到經歷相符之處即會產生共鳴;沒有共鳴的代表目前尚無體會,也不用多妄加猜測。平心冷靜的閱讀,不用拘泥字面的意義,應該去思考分析,並研究字義背後想要表達的,那麼自己的心靈就會呈現不同以往的視野喔。



(註:右圖為《創世紀》(米開蘭基羅 1508~12))